小兔牙

愿漂泊的人都有酒喝,愿孤独的人都会唱歌。

我的小王子 你要快乐

十八岁 成年快乐

成年快乐

我的宝贝 生日快乐


我的马思远 我的002 我的隋玉玉 我的小苍白 我的王骏 我的张小凡  我的呪夜 我的班小松  我的刘星 我的牧尘


我的王源 成年快乐


【向横×马思远】小向横要回家,思远宝宝来帮他(一)

写在前面:

对不起别骂了。我就是想拉郎一下。

ooc 我知道 可我控制不了自己的小猪蹄。

猴子最近真的很头大。

作为一位尽职尽责的校园恶霸,他始终贯彻着我是一个坏人我要欺负人这个信条,坚持每天欺负周边学校的小同学,抢地盘,勒索小朋友的零花钱。

之前,猴子是一直在台风十八中附近混,也算是无往不利。猴子的小弟最近和他告状,自己看上的女孩和十八中一个三好学生表了白,还被拒绝了。小弟觉得自己很没面子,于是跑过来找猴子帮自己找回场子。

猴子和小弟进过一番打探,发现那个三好学生——林东阳,看起来长得人高马大,但其实好像没啥战斗力,放心的准备围堵欺负他。


万万没想到,本来一件稀松平常的欺负小朋友的戏码,偏生跑出个不要命的意外,向横。

人长得秀秀气气,打死架来不要命。

那个该死的林东阳,拿一本那么老厚的字典砸了猴子的脑袋,猴子的小弟就拿板砖拍了向横的脑袋,这下可好,猴子和小弟们全部进警察局不说,还害得向横躺在医院昏迷不醒。


转眼都过去一年了,林东阳兄弟有了新的小伙伴形影不离,猴子从局子里出来跟了新的老大胖虎,向横的弟弟向南在学校里遭遇校园暴力,向横,还是没有醒过来。


或者说,是向横的灵魂,没有回到该回去的身体里。


这一年。向横以灵魂的状态在台风十八中附近徘徊,他不记得自己是谁,不记得自己来自哪里改去向何处,不记得为什么自己出事,也没有办法解决现在这种谁要看不到自己的阿飘状态。

每一天,向横都很愁。


作为谁也看不到的灵魂,没有人可以陪他说话;没有东西可以吃,向横怕吓到别人;没有事可以做,只能日日无所事事的徘徊。


就在向横以为自己有一天会无聊死的时候,他遇到了一个不一样的小男孩。

因为很想吃东西,所以大部分时间向横都待在小卖部。那天,他又站在烤肠机旁边,盯着一个个买烤肠的学生。


有一阵灿烂的风吹过。

“老板,我要两根烤肠,要焦一点的!谢谢老板!”

“马思远,你真是又好又温柔,吃烤肠还不忘带我分一根,我真怕太感动了。”


“谁说分给你的?”

“不分给我你买两根干啥?别告诉我你要吃两根,你是猪吗?烤肠吃多了对身体不好的。”

“我,我分给这个小哥一根不行吗?”

向横看着递到自己眼前的油光发亮的烤肠,愣住了。这是,这个男孩是可以看到自己的吗?

“额,不喜欢吃烤肠吗?那算了,我替你吃吧。”

说完,这个叫马思远的男孩就,啊呜一口,咬掉了半根烤肠。向横看着他,突然就笑了,或许,这个可爱的小朋友,就是能帮助自己解决现在这个困境找回自我的契机呢。而在那边的天宇文的眼里,却是,马思远为了逃避给他分烤肠,戏精上身自导自演的一出戏。天宇文嘴角抽动了。


“服了你了,行了行了你自己吃吧。今天放学别找我一起回家,不想和你这个一根烤肠都不分的人走了。╯^╰”

是个好机会。





放学时,没想到天宇文真的不等马思远,真的自己走了。马思远一个人走在公园的小路上,撅着嘴巴,不高兴的踢着地上的小石子。

“╯^╰,这个宇文真是小心眼。”

“你好,交个朋友吧。”

一片绿色的树叶递到了马思远的面前。马思远抬头,看到下午买烤肠是自己拉的挡箭牌,嗯,穿着隔壁十八中的校服,看起来比自己高半个头,估计是学长,人很瘦,长得很清秀,笑起来很好看。可是,相交朋友好歹递一片绿箭啊,递片树叶算怎么回事,这个学长广告看多了吗?

“额,我叫马思远,是男校高一二班的。你是十八中的学长吗?”

“你怎么知道我是十八中不是你们男校的啊?”向横心中暗喜,我的天,我就知道找他准没错,一下就让我知道我原来是十八中的学生啊,难怪我天天在十八中门口晃。我都这样了还在学校逗留不走,看来我真的很爱学习。


“你看起来比我大一点,应该比我年级高。我是男校初中部直升的,还是篮球队队长,男校应该没有不认识或者我没见过的学长了。所以你不是我们男校的,自然,也不可能是隔壁女校的。而且,我们男校的校服,是灰色的毛衣。整个台风市,只有十八中的校服是好几种颜色的毛衣都有。而且,你没发现你的毛衣上,绣着台风市十八中的校徽吗?”

“。。。。。。小鬼。”

“所以,学长,你叫什么名字啊?”

“我。。。。。。说起来你可能觉得匪夷所思,而我也确实是为了这个来找你帮忙的。”

“。。。你说,能帮我一定帮你。”

“马思远,你果然像你朋友说的那样,对人又好又温柔。”

向横笑弯了眼睛。

向横和马思远,一齐坐在了公园的长椅上。身后高高的大树长着繁茂的枝叶,阳光透过树叶的间隙打在马思远的身上,光影之间,明明暗暗,斑驳的很好看。

向横伸出了手掌,马思远的视线跟了过去。

怎么回事?为什么他的手上没有树叶的投影,不对,他的身上也没有。

“你看到了吧,阳光都没有办法在我身上留下印记。”

“你,什么意思。”

“大概一年前,我从学校周边那个废旧的剧院醒来,发现所有人都看不见我的存在。我还是可以走路,唱歌,弹钢琴,触碰物体,甚至吃东西。但是,没有人可以看到我,我不吃东西不喝水也可以存活。。。。在我眼里,我只是拿起了一只笔,只是在旧剧院弹了弹钢琴,但是在旁人眼里,就是。。。她们撞鬼了。”

“我每天,以这样的状态在学校周围飘荡,我不记得自己是谁,有什么亲人,是哪个学校哪个班的学生,谁是我的班主任,谁是我的好朋友,谁会为我难过流泪。我找不到去处,也没有人和我说话。”

“。。。。。。你是说,没有人看的见你,你是鬼?”

“我,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鬼,我根本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什么东西。”

“那我,怎么可以看见你。”

“噗嗤,”向横笑出了声,马思远发现,他笑起来好好看啊。

“所以说我们有缘啊,你居然能看见我。我觉得你一定是那个可以帮我解除困境的人!”

“。。。哪里来的自信啊你?”

“因为啊,我已经这样孤独好久好久了,你是唯一看得见我的人。不管怎样我都要试一试,或许,奇迹就会出现呐。”

“好吧,真是自大狂。”

马思远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同意帮他,这么扯淡的理由自己居然都没有拒绝。看着自己旁边坐着的这个一直微笑的男生,听到他一年了都没有吃东西没有人说话,马思远的心里都变得柔柔软软。太可怜了,如果是自己的话一定会疯掉的,不能和人交流害怕吓到别人不敢吃东西,这太惨了。但是,这个男生并没有自怨自艾,没有因此而变得偏执阴暗,虽然阳光不能在他身上留下印记,但是,他本身就是阳光吧,这样温柔这样勇敢坚强。

马思远也笑弯了眼睛。

“那,我们就组成战线连萌啦!”

“什么战线联盟?”

“帮助。。。。对了,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,emm听说你们十八中校服上绣着学生名字的,把你肩膀上的校服脱下来我看看。”

“哦。”

“向横,原来你叫向横啊!那,帮助向小横回家战线连萌正式成立,萌主马思远,副萌主向小横,集合完毕!”

“emmm。。。你开心就好😂”

(土味修图又来了)

看到你的第一眼 我就知道 东京物语 你一定是男主角

今天 也是被自己渣修和电脑色差气死的 小兔牙

你是 珍藏的 旧年的记忆

如果说 有一天 电脑没有色差了 我会笑醒